2015年08月17日

今生最為精緻的風景


雪落紅梅,猶豔凝香,獨傲蕭寒,飄逸芳華,在從從容容間,走過流年。

生於塵世,走過流年,生命一直在紛紛嚷嚷的俗世中跌宕起伏地行走。心,可感受到一路上的坎坎坷坷,都在走過的時光裡,Dream beauty pro 脫毛留下暖暖的榮光。

那已逝去的過往,雖無融融的春光相伴,也無繁花妖嬈的雍容,只許輕舀一瓢流年的晨光,便是今生最為精緻的風景。

回眸,曾經的那些,被稱之謂不可逾越的山山水水,都在瘦弱的腳下丈量成一箋裡狹小的角落,不再是遼無邊際的浩瀚。心,無所不往;行,足尺丈量。終在一秋的清涼裡,收穫今生中最美好的風華。(

走進這一秋,一路走過來的風雨,如一缽陳釀,在記憶裡散發著淡淡的幽香。一直以來,我只是在平靜的心緒裡度過,雖沒有繁花似錦的過往,只是一抹風輕雲淡的寧靜,便足以沉醉今生。

從容,是今生不變的永恆。塵世中的煩惱,如同浪濤一波落去,一波升起。只能不可懈怠地駕馭輕舟,乘風破浪地遠行。相信,千帆盡過,彼岸花開便在眼前。熟知,在茫茫大海中駐足,除了沉淪,我們沒有更好的期待。人生:順境從容,逆境不可妄自菲薄,在山重水複的陰霾中,追尋陽光。

陽光,是生命不可或缺的力量,每天都渴望它的照耀,心擁陽光,生命才會充滿希望。走在曠野中,沐浴在陽光下,才能看清生活的方向。心,明媚了,世界,自然是朗朗晴空。把心交於這片天空,還有什麼快樂感受不到,能有多少陰霾揮之不去。看身邊的一草一木,都欣欣然,洋溢著勃勃的生機。草木經歷風吹雨打,生命更加茁壯成長。生活中,心靈的陽光是健康成長不可缺失的因數。

俗語中,一年之計在於春,我不盡以之為然。Dream beauty pro 脫毛大好的光景自不必說,四季伊始,春,首當其衝,春光融融,萬物復蘇,百花爭豔,百鳥啼鳴。春過,繁花落盡,只是一片寥寥。遙想,一世繁華盡落一季,剩餘的光陰,會不會黯然無光。如同青春,雖美,卻是短暫的,更是青澀的,眼前有許許多多的路不曾走過。青春,只是一生中思想摸索的年華,若是正真走向成熟的人生,需經歷夏的礪煉,秋的梳理,在冬天的蕭寒中溢彩。

於是,我不由得讚歎梅花,不爭浮華,不慕虛榮。這是我獨喜冬的緣由,冬臨冰雪,萬物枯萎,一樹臘梅,傲然盛開。我以為,梅不爭春,淩寒綻放,是一種精神,更是一種執著。生命的精彩,不應在季節的蕭瑟之後而黯然失色。梅花,春無緒,夏無聲,秋無傷,冬綻放。Dream beauty pro 脫毛以獨有的個性,傲視群芳。將生命逆境搏發的韌力推向無尚的崇高。生命: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做好當下,雖逆境,終會傲然阡陌之中。

生命,只是一朵凡花,素素的那種,不可驕傲成為我獨尊的天花,印染在虛幻的綢緞裡,成為圖有虛表的點綴。生命需要大眾化的醇厚真實,如棉麻織成的素衣,質樸暖心。這棉麻織成的衣裳,經得起雨雪侵襲,耐得住風寒纏繞,讓生命的凡花,久久開放。

生命,是平凡的,在平凡的世界裡,堅守著自己樸素的情懷,勝不驕,敗不餒,在千錘百煉中變得成熟,直至走向成功。生命需要虛懷若谷的氣度,Dream beauty pro 脫毛如淡淡的月光,灑滿溝溝壑壑。

生命在平淡而看似落寂的旅程中奮發前行,才能走出完美的人生。
posted by 膩膩 at 12:11| Comment(0) | Dream beauty pro 脫毛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5年07月08日

等春風化雨的蜜意!


時光如流,錯落有致的思維中,卷卷都鋪著柔情,都是蜜意, 瓣瓣心香,飄逸著詩情,拾取光陰裡那片傾心的雲朵,靜靜一個人,靜心坐落在一角落,安靜的聽風數雨,等某個人乘風策馬而來,曾璧山中學等那筆傾心傾城,那最溫暖,最懂得,最催心的人,我已在一江春水裡,碧綠成喜歡的樣子,只待行千山,涉萬水,見證愛的箴言,于時光隧道裡,流轉蜜意柔情!

多想在恰好的時間裡,遇見正好的人,遇見彼此,道一聲,“奧,你也在這裡,”這是多大的恩澤,就這樣靜靜地等,等哪個人的到來,安靜不語,安坐于時光的卷軸裡,拈花不語,生香一瓣瓣,一片寫著你,另一片寫著我,暖暖呢喃,一卷卷柔情,在遙念的窗口 ,煮一壺相思,等候木棉花的春天,亦或站在流年枝頭,于江南古巷,攜一縷荷塘月色,撐一把雨傘,待共一場 天青色等煙雨。

在這清韻的時光裡,種下深思的花朵,皎潔出思念的彎月,一片描繪著天涯,一片揮灑著海角,柔情款款丈量著思念的距離,于時光河床上,乘風逾越那片漫無止境,遠處的答案,康泰旅遊卻是一條長長的炊煙,飄忽不定,輕輕一碰,碎了一片,打撈這一片片記憶,小心拼湊,再怎麼粘帖,已不是原來的模樣,匆匆已去,人去樓空, 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時光無涯,等待天長,清瘦了一枝頭,風曬了一季季記憶,平攤保存,夾在經年的藏書裡,閑來翻閱,吹落一地塵埃,你在泛黃的紙頁上,變得陳舊易碎,輕輕的翻了再翻,讀了又讀,直到讀到流淚,再讀,讀到沉默無言,也許你僅是那幾行字而已,字裡字外,你從未理會,也從未入心過,僅僅是一場獨角戲罷了!

一筆青梅舊事,就此彷徨躊躇,隨一指溫婉的記憶,時遠時近,這一盞光陰,許下了如初的傾心,展望了夢裡花開,不知可否在一季鬧春裡,留下驚鴻一瞥,聆聽你的溫潤耳語,綻放潤澤的一角,合著淡淡的歲月,融入所有的喜歡,浸潤所有清歡,不去問寒風飄雪,多了幾度輕歎,不去求光陰荏苒,怎多了幾許瞬息萬變,總在一旁,寂靜守著光陰漫捲,數落漫天星辰,搖落一池水墨,字字珠璣,行行是柔情。

時光,你可慢些,再慢些,讓我抓住時間的尾巴,留一瓣心香于這興盛的流年,留一廂柔情的筆墨於這錦瑟年華,與你與我,在這方純淨心地,塗滿關於經年的筆筆,關於你我,也許有些稚嫩,也許不是你仰慕的玫瑰,不是悅目彩虹,僅是一葉青蔥的葉子,蔥蘢一牆的綠意,或許是那一季的風,吹動了牆的衣衫,所有的情愫,盈然起了卷卷柔情,隨著風,合著雨,將這季的情事,一一剪下,定格影像成了記憶。

燈火闌珊處,須臾的相聚,是花語傳承了塵寰的等待,多少落花流水在驀然回首時,定格在記憶中,好想珍惜這美好的一枚,但匆匆那年匆匆去,留下一地落紅,風起的日子,想著心事,聽風慢吟;雪舞的日子,圍爐煮茶,呵手為暖,不論歲月如何變遷,一縷心思,靜靜流淌,慢吟輕唱,柔情百媚,萬水千山,似在近旁。

時光無言,為你獨自傾城,天涯咫尺,似在身旁,一直做著蝴蝶飛過滄海的夢想,將這方山水塗描刻畫,採摘下一片綠意,寫意你的關於,潑灑著五彩,塗抹那場炫彩的相約,Dream beauty pro 好唔好始終詠歎一方水墨丹青的藍圖,一天,一年,或許更久些,在原地心音輕彈婉約,初心未改,展望著一份奢侈的幸福,點點化成繞指柔,在時間畫軸上韻致,卷卷都是柔情。

時光如流,光陰荏苒,一季連著一季,將歲月亮色,潑墨笙歌,總歸不負韶光,不負這份等待,柔情依依,折疊光陰獨綻芬芳,馥鬱卷卷,寫滿柔情,等春風化雨的蜜意!
posted by 膩膩 at 11:04| Comment(0) | Dream beauty pro 脫毛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5年04月14日

跨越了千年、萬年


那年,花香葉飄,疏木葳蕤,想著等一個人,穿起一段華美的光陰。在一片靜美裡,安然而坐,彼此素語互訴,眼神裡繾綣的都是安謐、芳菲。時光安靜的流著,Dream beauty pro 好唔好越過彼此孤獨的眼簾,在繁茂的情林念木間流逝。有些關心,是一聲聲暗歎。歎那些傷悲的情懷溜走,歎那些箴默的流言蜚語。為一個人轉念為安,為一個人心碎為土。為一個人碾身為塵。為一個人告別,為一個人杳然在春江三月,於四月始起行,赴一場沒有地點的邀約。

青春,是一抹不留痕跡的煙雲。是一挼不相徑庭的桃葉。煙雲細密在天,閑而無邪,悠而無念,在一場碧雨裡杳然,當真是碎如塵,碾如煙。那煙環顧在雨柱,可真是浩瀚氤氳。臘梅桃花自古先開花後生葉,若花葉同盛,可真是讓人覺得驚心。紅配綠,扎眼的很。桃花是粉紅,那種粉,亦是徘徊在前朝蘇州的胭脂粉。那份帶著幾分戲蔑的,毫不在乎著。一經暴雨颶風,零落的全是未幹的淚跡。那綠,可夠是足氣,將所能承載的墨綠全部吞噬,一幅不肯甘休的態度。整個春天都被它纏住了,甚至是一片夏。而春春正如此般不顧一切、毫無顧慮的去闖,Dream beauty pro直到頭破血流,也要驚豔一段歲月。

總之,歲月之華章莫過於是那一眸間的詫異。詫異那個異路相逢的陌生人竟如此的熟悉。不是今生,也非前世,就是見過。心裡默念著這相見,必是劃破時空,從未來轉瞬而來的記憶。如此刻苦銘心,卻又如此必須相見。那個時空是美的,鏡頭不停地切轉著畫面,一張張都驚了鴻,足夠使人深記。

後來他問她:那一刻是否如嵌在心頭的一絲暖?她哭了。當一個人可以足夠擁抱全世界時,Dream beauty pro 脫毛卻擁抱不了那個她。當一個人可以用時間來掩藏記憶時,卻永遠掩藏不了那一絲的暖。那一絲的暖,透過了全世界,透過了夏霖冬雪、春風秋霜,透過了兩顆互不擁擠的心。那年她問他:驚鴻一見的牽手,能否抵住漫長流年的相守。他沉默。雨靜後的天空,會有那一瞬驚豔的彩虹。月隱星疏的午夜,會有那曇花一現的溫柔。那一瞬、以至一刹、一念,都縮短了兩顆心的距離。久視不語,每一眨眼,都跨越了千年、萬年。

紅塵之中,我們因愛生了道場,因恨悟了菩提。道場之中,步步菩提。生滅之間,愛恨交織。越愛一個人,在離開後就會越恨一個人。心中了魔,轉身間迷了。Dream beauty pro 脫毛然後做一個紅塵的苦行僧客,遍及了山川河海,叢林溝壑,在一間古樸的寺前停步。檻內和檻外是如同兩個世界,一個淨月入水,一個情塵入眼。轉身時,佛喚我:癡兒,過來!我微微顫抖。踏步而去,衣袂蕩開的漣漪,化成了一朵朵青蓮。

在一層記憶中擱淺明月,于清風間暢酣淋漓。在一幀影像裡鐫刻山貌,於懸崖間坦蕩抒懷。

舊年的影子淡了,才蕩開紅塵的束縛,馬蹄疾奔而去。在一個盛滿桃花的岸邊,再一次撫平桃紅葉綠的平仄。讓那年往事如斜陽般平息遁去,消弭于時空。還記得那年親手製造桃花信箋,上面工整的寫著兩排字:

縱馬情深緣似海。

杳盡瑾年胭脂紅。
posted by 膩膩 at 18:40| Comment(0) | Dream beauty pro 脫毛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広告


こ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がされております。

以下のいずれかの方法で非表示に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す。

・記事の投稿、編集をおこなう
・マイブログの【設定】 > 【広告設定】 より、「60日間更新が無い場合」 の 「広告を表示しない」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て保存する。


×

この広告は1年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