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9月17日

各歸軌道修繕自己的人生


愛與恨已不再糾葛,生活磨平了所有菱角。

在不在已無心關注,只存留於偶爾的回首。

唯在那靜寂微涼之時,悄然心頭湧起微瀾。那份情感不是不在,而是,懂得了收藏,懂得彼此安好,Dream beauty pro 好唔好便是最好的宿願。

昂起,提醒自己堅強;低頭,強迫自己學會退一步,求安然。

有種永恆封鎖在內心最柔弱的地方,不變,不遠,康泰旅行社最終不能相近。

變化難測的生活,學會了適時轉角換來安寧,強硬便會傷及無辜。難以預測的未來,不再強求結果,各歸軌道修繕自己的人生。

凝思,居多時候不是你想怎麼,便能去任性;不是擁有了,便會永久。隨遇而安行徑,勝過隨風逐浪執念。多少人已成過客,多少往事已風輕雲淡,時光消磨掉了兒女情長與宏偉雄心,背影,誓言逐漸消失在繁雜瑣碎之中。

收納記憶已是零星碎片,再難拼組成花前月下對酌,十指緊扣漫步雙影。漸疏漸遠無法觸摸,無處可寄,隱痛猶在,能做的便是強制在隔岸。

沒有埋怨,無須在意遺憾,遇過,珍愛過,即使似煙花燦爛短暫,康泰領隊也是一生曾經美好的回憶。

不是怯懦,不是不夠好,而是篩除私念,安好已不再是兩個人的事。違心走開,更多是保護了自己,也成全了你。

學會低頭才能出頭,情劫,化解於雜念清除,情懷歸樸。
posted by 膩膩 at 15:22| Comment(0) | 記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5年03月13日

做人還是簡單點好!


寂靜的午夜,我獨自一人躺在床上,心靈得到了少有的平靜。也許,compass college 認受性這世界上有很多像我這樣滿懷憂鬱的青年男女;也許,這虛偽的社會會讓我們不敢相信好人的存在;也許,你所認為最好的朋友傷害了你。但是我希望我們把曾經傷心的回憶,曾經的背叛,compass college 啟示書院曾經的一切的一切都埋藏在這片心靈的沃土,微笑的等待著明天!我們的心靈該回歸了,回歸到那童真的時刻,也許,有人會說我們回不去了,我們只能回憶,懷念過去的童真,我們的心靈已經與這社會同化,變得虛偽,變得傷痕累累,變得把別人的一切行為都加上有色眼鏡。我相信,每個人生下來的時候都是無知的,香港酒店管理學院不存在什麼性本善,性本惡論,造就我們的是環境,是別人。也許你心目中最壞的人本來是一個大好人,可是由於別人對他的種種傷害才造就了他的如今的面目,他的壞真的壞嗎?其實不如反思我們人類自己造就的社會,表面上正在飛躍發展,內部卻是隱患重重,這不就是我們創下的禍根?這就好像蓋房子,地基不穩,如何蓋高樓?這樣的社會再不加強力度改善,哎… 後面的懶得寫,明白的人不說也懂,糊塗的人說了也白擔心,成長桌總之,還不如不說。哎,真是應了古話,做人還是簡單點好!
posted by 膩膩 at 12:45| Comment(0) | 記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5年03月04日

慢慢閑出人生況味來


有些詞,一眼初識,便會心生情愫,猶如一縷雪夜暗香,不經意間已幽幽溜進心房中,比如:闌珊、浮生;亦如:光陰染雪、歲月安然。植髮最是讓我心生意境的,還是:況味。

況味,景色很濃,意味很遠,是萬千絕景收於詞句詩篇,是茫茫天地落於咫尺畫卷,讓人心生萬千氣象,百般詩意。

況味,讀來自是想起張炎那句“況味俱寥落”,有著落寞的詩意。況味之下,是紫曲分花,是深深簾影,是黃金百鬥買歌笑,可是,那都是曾經了,是十年之前了。如今,卻是別離清淚兩行,獨剩只影向斜陽。怎不是寥落況味?當年鮮衣怒馬錦貂裘,大道並轡笑平生,十年之後,是可憐天涯漂泊客,唯有把酒說如今。

況味,是寂寂遠去的舊時光,如今憶起,則是記憶裡的闌珊寥落滋味。況味俱寥落,十年光陰匆匆過,景色依舊如當年,可人卻是青絲成雪,百般蹉跎。物是人非,也真是一種傷人心神的況味,寥落人心,寥落半生。

在吳均的《與朱元思書》中,首兩句“風煙俱淨,天山共色。從流飄蕩,任意東西。”開篇便是況味清遠。天地茫茫,一片素淨,滔滔流水,自然東西。此般意象有著浩然的遠意與空靈,淺淺幻想,靈魂便已是沉溺其中,更何況還能“任意東西”,升降桌萬千思緒亦是自由飄然於世間。

這清靈的況味超脫世俗,不染煙火,不沾凡塵,有著素雅的美意與詩意。釋家常言:越是清淨的東西,越是接近靈魂。這般清遠乾淨的況味,最是貼近靈魂的溫度,是靈魂漫遊的天堂。

況味終究是難得的,不似潑墨作畫,亦不似執筆為詩,是把心放于自然,放於閑。

“中隱冷宮閑況味。”耶律楚材在《和摶霄韻代水陸疏文》中如是說。“閑況味”,這個“閑”字也真是用得極好。閑,是抱著琵琶尋舊曲的女子的悠閒,是敲著棋子,看著燈花殘落的寒客的清閒。況味,有景境,有詩韻,絕不是苦尋到的,唯有閑,方有況味。

閑況味,是“人閑桂花落”的悠悠意韻。桂花一落唯風知,人怎會知?那是因為閑啊。閑來無事,搬張椅子坐在桂樹庭院中,泡一杯濃茶,靜賞桂花。閑看桂花落,是知微風起。這般閑,已是況味十足,好似靜待清泉煮茶,絲絲縷縷的生活,絲絲縷縷的禪意。

張岱的“閑況味”更是絕佳,有著光陰染雪的寒意與詩意。在《湖心亭看雪》中,“大雪三日,湖中人鳥聲俱絕。”世人皆是驅寒而避,唯有他登亭看雪。“霧凇沆碭,天與雲與山與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長堤一痕、湖心亭一點、與餘舟一芥,舟中人兩三粒而已。”天山共雪,他披襖立舟頭,靜靜欣賞西湖落雪,悠悠觀看雪下西湖美景。

江湖飄雪,世間茫茫,擁火攜酒看江山,這般的悠閒,況味已是俱出。張岱不問朝野不問天下,只問這一湖江雪,是真性情的“閑”。他“閑”來的“況味”,是雪漫輕舟獨聽雪,是看取江湖染白頭,是人間自有風流色。這般的“閑況味”,真是景情絕佳,升降桌讓人心生羡慕。

前幾日,寒意甚濃,似是有雪將至。一友人給我說:“晚來天欲雪,可飲一杯無?”心裡歡喜,這當然要飲啊,煮酒待雪來豈不是美極?薄暮時分,與友人一起溫酒煮茶,然後聊起弘一法師的“悲欣交集”,聊起落落浮生,當真是歡喜入心。清閒出況味,平時難得這般閑來舉杯共盞話浮生,此時與友人溫酒待雪、煮茶聊天,心中是清閒不盡、況味濃生。

紅泥小爐溫老酒,雪前寒枝煮新茶。這般生活是閑得況味濃生,好似把一絲一縷的光陰,一針一線串起來,把人生的絮絮歲月過得精緻而完美,況味也自是悠悠入心而來。

人生有況味,自是入心來。

在這薄寒的時分,我願意一杯一盞,電動桌慢慢閑出人生況味來。
posted by 膩膩 at 11:04| Comment(0) | 記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広告


こ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がされております。

以下のいずれかの方法で非表示に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す。

・記事の投稿、編集をおこなう
・マイブログの【設定】 > 【広告設定】 より、「60日間更新が無い場合」 の 「広告を表示しない」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て保存する。


×

この広告は1年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