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0日

掌紋中握著的幸福


我要反復地證明自己還活著。並且活得恰似比喻中的開花、結果。

我很小,可是我很紅。親愛的我愛你,可你為什麼要讓我流血?心尖上的事情還不曾淡遠。我很辛酸地流淚,很不快樂地唱歌。你聽我的心跳好聽麼?中風而我卻必須微笑著聽你欺騙我。

我過的日子很艱難。我的幸福脫了殼。我在拋給你至愛的心酸裡全碎了。幸福滿樹,我對你,一串一串牽掛著。春雨裡的心靈澆灌,那個季節你是那麼的愛我。我滿心都是飽滿的癡醉和粒粒柔情。秋日裡的枝葉分離。冬天裡的大風歌。經久不衰的虛假歡樂。因為我小所以我柔弱。因為我紅所以我執著。我在愛你的愛情裡癡迷著,我和你,在那個分杈的故事裡走散了。形似口渴的蜜蜂。在那些花期來臨的心事裡,你一想我,我就開了。

你一定要來,就算你不摘我,但你一定要看我。看看我在悲歡裡沉默,在愛與恨的兩頭奔波 ,來來回回歇歇吧,我累了。

經年曆月,一次次驗證愛的存活。心似櫻桃,小的沒法開口對人訴說。不要讓我感慨緣的沉淪。那樣我會放棄我。

其實你犯下的錯誤很正確。會有矛與盾的戰爭攻擊著心窩。雪纖瘦在那些隨遇而安的相識裡,你只需信我一秒鐘就夠了

反復給你提供愛我的線索。今生,順著芳香你來吧,來看我嬌媚的顏色。

這個世界,過於精美的東西都沒地兒存放。曾經的鮮活變質腐爛了。一件一件掏出來,我極為小心的擺放著。顆顆粒粒的心思我認得。人生是個錯。 歲月是一雙腳的奔波。愛情不辭勞苦地尋找正確,承受了風情的淹沒。

淺嘗了歡樂所以深知了痛苦。經過了淚水的唱歌。我聞到了芳香來自于陳年的舊傷。我在最痛的地方栽樹。我把心意流紅的傷口繡成花朵。來自於你的心房。那一刻,你保持莊嚴的愛情離我很近但不屬於我。你一個人流的血液。不要讓旁人摻進了水澤。

緣份只是個假設,但假設的內容不包括意外。所以我於那意料之外意外之內間盡力摸索你的模棱兩可。命運是個城府至深的魔。八卦搖著的全部都是悲歌。不要相信我的無情。不要相信風中的承諾,季節一到,心就碎裂。生辰八字裡的爻辭註定了卻又變幻著。曾壁山中學伸出手來,掌紋中握著的幸福就會延伸著……

你心靈的殿堂,有沒有一方淨土,可以跪倒,虔誠的求佛?

我已疲倦無力述說。我靜靜等待下一個季節。心願很小,就是:

請記住我。我情狀似心,我面容似果。祝我快樂!
posted by 膩膩 at 13:26| Comment(0) | national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3年08月05日

輕談人生


有的時候覺得自己太任性了,總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性子,所以經常因為這樣而被性子所傷。但有的時候又慶倖自己這點性子,有了它讓我明白了,原來自己一直沒怎麼變過。我想我已經選好了自己的角色,在人生的這場戲裡。我不願隨從,nuskin 香港也不願放縱,我喜歡當一個傾聽者,去訴說所有的無聲。記得五月天有一首歌叫《OAOA》,裡面的歌詞很不錯,很適合現在所有的表演。如果人生是場大戲,我寧願只做適合自己的角色,也不願為了多露臉而喪失自己。如果什麼時候我可以傾聽到花的訴說,水的努力,鳥的歌唱。到那時,怎能不會是我的主場呢?

其實人生就是一場Show time,我們每個人都在空間裡找著屬於自己的舞臺,無論這個舞臺是大是小,只要你找到了適合自己Show的地方,就好好珍惜吧!別總想著後面會有更大的舞臺等著你,只要現在的舞臺能讓你Show出自己,就好好珍惜你現站的舞臺,後面的舞臺再大,那不是你的,就算你站上去了,那也只不過是給那舞臺增添了一抹餘暉。每個人在年少輕狂的時候,心中都憋著一腔熱血,總希望能遇到將那一腔熱血灑在上面的土壤。千萬別相信一個人年少時的那種灑脫,那只不過是一種假像,一種連自己都敷衍不過去假像。一個人如果在年少時就那麼悠然自得,那就證明他內心早已激情澎湃。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在自己二十歲的時候,就看透自己五十歲之後的事情。我們誰都不是聖人,即便是聖人,那也是從人開始的。人之所以可以成為萬物之主,不就是因為不安於現狀嗎?nuskin產品沒有適不適合的場景,也沒有配不配的主角,那所有所有的一切,皆因我們不甘心安於現狀,所以我們一點點的改變著,一點點的蛻變著,直至那天時間再也叫不醒我們為止。我不相信那些安於現狀的話語,因為安於現狀不適合活人的生活,至少在那年少輕狂的歲月裡,它不應該從你嘴裡說出。我想能左右一個人的無非感情與足夠多的金錢。

可能每個人都不知道自己明天會如何開始,但卻都知道自己今天該如何結束,我們踏上了人生這條道路,就沒有資格去放棄,既然已經都這樣了,你不走,又能怎樣。前路是迷茫的,但又不得不走,後路是清澈的,但又不得不忘,腳下是漂浮的,但又不得不過。所有人都知道每一條通往終點的路都是一條死路,但沒有一個不是死在那條路上的,即便路途中你多麼抗拒,多麼不願,多麼不甘。那些種種的不適應,都會隨著你這個人的終止而一了百了。每個人在生命終止的那一天,都會釋懷的,即便他當初如何在意一件事情,在他閉眼的那一刹那,他都會放下的。一個人在活著的時候,他是不會放過自己的,即便是放過了自己,那也只是另一種錯誤的開始而已。活著可能就是一場體驗,體驗著快樂,體驗著痛苦,體驗著輕狂,體驗著平靜,體驗著那些我們錯過和正在錯的事,體驗著那些我們愛過和正在愛的人,體驗著那些我們瘋過和正在瘋的情。沒有人能真正佔有一樣事物很久很久,即便是你佔有了那樣事物,那也僅僅只是你在時間裡產生的錯覺而已,其實不是你真正擁有TA,也不是TA真正屬於你,而是那段時間共同擁有了你和我。我們總想著趕超時間,香港如新總想著將時間甩的遠遠的,但我們似乎忘了時間不變,時間始終走在我們前面,而被我們甩掉的,只不過是自己的影子。

有的時候我在想。當我都老了,什麼也沒有的時候,我還會不會像現在這麼守著自己,好好的憐惜自己。當我都老了,老到都已經沒有力氣可以在寫這些支離破碎的事,我還會不會這般倔強。我想我那會應該會幹點別的事,是在田野間默默的勞作,還是在燈紅酒綠的城市中喘息。或許我在這,或許我在哪,可能我已經沒有那麼勇敢,也沒有那麼堅強,我唯一能確定的事,那就是我覺得自己充實了。我寫不出如郭先生那般荊棘彌漫的零碎,我也寫不出如韓先生那般揪心刺骨的實感。我只是個小螻蟻,一個連跑都趕不上生活節奏的小螻蟻,寄居在這陌生的城市裡,仰望著這座跟我壓根都沒有半點關係的城市,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要留在這裡,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這裡幹什麼。每天就跟演戲似的在這裡生活著,我不知道我想要什麼,我也不知道生活想給我什麼。我一直都在丟失著自己,打出生那天就開始丟失著,出生的第一天我就丟失了靈魂,沒過幾天我就丟失了溫暖,在幾年我又丟失了面子,初入社會那會我又不小心丟失了性子,nu skin 如新踏入社會沒幾年在一個很平常的夜裡,我遺失了自尊。我不知道自己還要丟失多少東西,我更不知道自己內心還能撐多久。心臟是個很脆弱的東西,天知道它那天會撐不住,突然崩掉。我也不曉得歲月那麼難熬,讓那麼多那麼多無關痛癢的事,一件接一件的抨擊在那顆溫潤的紅色肉塊上,直至腐爛都從未停止過。

或許我還是太天真了,太年輕了。總是把自己顯現的太露骨了,總是因為這點太露骨的東西而讓我體會到成長的代價。一次次的嘗試,一次次的失敗。我只想說,我又差點迷失了自己。我們總會遇到一個可以傾腹交談的人,我們總會遇到一份可以傾心付出的情。不要因為寂寞而去錯交友人,也不要因為孤單而去輕付真情。別在肆意妄想著那些荒誕的事了,好好為自己做些簡單的事。當你渾濁的時候,別把自己說的那麼無奈。當你明媚的時候,別把自己看的那麼清高。如果你非得把自己的一切看起來貌似不好的選擇,全都推給生活,你自己覺得有意思嗎?在我看來,一個人的選擇大多數都與生活無關。
posted by 膩膩 at 13:18| Comment(0) | national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広告


こ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がされております。

以下のいずれかの方法で非表示に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す。

・記事の投稿、編集をおこなう
・マイブログの【設定】 > 【広告設定】 より、「60日間更新が無い場合」 の 「広告を表示しない」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て保存する。


×

この広告は1年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