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2月02日

無法抵擋的滄桑


夜很美,風很柔軟,而我,一直不好不壞的過著每一天。時間磨去了所有的棱角,讓我變得更加安於現狀。好與不好,於你,無關緊要,於我,升降桌也不過如此。

——題記

夜,悄然降臨,結束了一天的疲憊。窗外,小孩兒們嬉笑追逐的的聲音,為寧靜的夜添加了色彩。安靜的坐在遺忘的時間裡,聽著窗外小孩兒們稚嫩的童音,思緒不覺而然的飄遠。眺望窗外,感受著風的撫摸,突然覺得人有時候是多麼的可笑,小時候盼著長大,以為長大了就沒有了約束,如今,長大了卻又想回到小時候,只為追尋兒時那一份童真。

不知是時光越老,人心越淡,亦或是自己的心早已在流年裡先行老去,老的失去了曾經的激情和對事物的熱度。更多時候,只想守著一方安靜的小天地,倚一扇閑窗,看看書,聽聽音樂,亦或是放空自己,將心擱淺在觸摸不到的地方。

往事如煙,風起風離,也不過是眨眼的瞬間。一詞一句,不過是倒退的影像。不想去看,電腦椅卻也刪除不掉。

人生就如旅行,會邂逅很多的人,遇見很多的風景。而正是這些邂逅和遇見,拼湊了無法抹去的過往。總有一段記憶,不再提起,卻深埋在心裡。總有一個人,是你無法言語的痛,總有一處風景,是你無法忘卻的美麗。邂逅再美,也會如流水落花般,各奔東西。人生若只如初見,不過是在傷痛過後覺悟,虛渺至極。

曾經信誓旦旦的言語,相濡以沫的眼神,在時間的沖刷下,早已化作塵埃。曾經說好的執子之手,約好的與子皆老,也在距離的更變中,如同泡沫,無隱無蹤。許多時候,相見,不如懷念,再見,再也不見。

曾經固執的以為,美好的時光會永遠的駐紮在生命裡,時光不老,緣分亦不會散去,成長桌卻忽視了生命的行程中總會有許多無法預知的風雨,無法抵擋的滄桑。

曾經再美,也只能回味。許多緣分,若無法抓住,不如微笑放手。多年後,不管是深深銘記,還是相忘於江湖,相信,經歷過,便不留遺憾。

我們都不過是途徑歲月長河的匆匆過客,沒有誰能執守著一份永恆不變的諾言,也沒有誰能永遠的陪伴在誰的身邊,誰也不是誰的誰。而那些漸漸遠走的往事,不如交付於歲月,交付於流年。有些人,終是相見不如懷念,有些事,就讓它在歲月中慢慢風乾,cellmax 團購與其守著一段無法拾取的過往作繭自縛,不如微笑如初,相忘江湖。
posted by 膩膩 at 12:15| Comment(0) | Life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09月29日

赴一場千年的約會


我是愛花的,因為我想自己本來就是一個善良,純粹的人。常常想像,自己就是一朵美麗的花,靜靜開在淨土,纖塵不染。忘記了所有,我的存在,康泰導遊純粹為了綻放,僅僅只是為了美麗。

蓮開心中,我已不記得自己是誰,也許我本來就是一朵青蓮,只是暫時忘了自己。不管風雨會不會來,不管歲月怎樣流逝。我就這樣靜靜的,綻放著自己的綻放,美麗著自己的美麗。

佛說,一切皆虛幻,一切都只是鏡花水月。所有的愛恨情愁,所有的過去、現在與未來,都不過是心底的幻覺。端坐紅塵,我就是這樣隨緣,安靜地,無求地等你。只等你來,赴一場春暖花開,赴一場千年的約會。

浪漫的風,輕輕拂過,我看見了你,秋葉靜美。沉靜,安詳,清逸,靜美。

是什麼一種美麗,同珍王賜豪可以把人的靈魂,帶入天堂?沒有是時間,沒有了空間,我知道這,只是我一個深情的夢。如菊靜美,靜美如菊。我的感官,我的心靈,只有秋葉,只有靜美。

在寂靜裡喧囂,在躁動裡沉靜。秋葉鮮豔,每一絲脈絡裡,都有陽光走過的痕跡。透過陽光,看見你的笑顏,秋風蕭瑟,落葉翩躚,揮灑著浪漫與癡狂,舞蹈著深情與眷戀。

在天空劃出優美的弧線,書寫生命中的暖,沉醉了這個秋天。落葉如花,如一個深沉的夢境。靜,只能聽見自己的心跳。這是一條通往天堂的心路,殘紅如血,鋪滿詩篇。同珍王賜豪閒暇的日子,在心底,修籬種菊。

荷鋤,提一種竹制的小籮 ,沿著山路,一直走進秋的深處,尋找“遠上寒山石徑斜,白雲深處有人家”的意境。峰回,路轉,常常迷失在煙雲深處。輕輕彎腰,拾起一片紅葉,一朵用生命燃燒的火焰,夾在書中。

讓她與我的文字融為一體。采菊東籬,心便有了超然物外的灑脫,清風明月,自在心。親手種下一些愛,一些不了情,一些未盡的緣,只等來年,生根,發芽,綻放。秋葉紅了,情濃似火。在懸崖峭壁,在田間地頭。冷,而狂熱。靜,而鮮活。層林盡染,鷹擊長空,有哪一種生命,這樣靜美?這是一種平凡的,樸素的美。

落進音樂,融入畫圖,聽見自然的呼吸和大地的心跳。喜歡“留得殘荷聽雨聲”的禪境,也喜歡“心遠地自偏”的寂靜。沉醉楓紅,沉醉秋聲,沉醉秋韻。 采一朵雛菊,擷一片秋葉,不言不語,心已通透。

把自己縮小,放進花裡,任花香透進骨子,馨香在骨子裡流淌;把心靈縮小,融進葉裡,任葉脈在心底蔓延,生命裡有了葉的精神。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一沙一淨土,一木一浮生。

露珠從岩石上滴落,帶著飄渺的笑容,蓮,靜定無語。星,點燃夜的魅惑。煙嵐,搖曳迷離。花朵,開得那麼從容。秋葉,美得那麼明媚。靈魂多麼輕,心那麼柔,身那麼靜,路那麼遠……

落葉是一種心情,蓋住了過往的腳步。時光隱約探出頭來,輕輕捎來一聲問候。還記得山坡上哪朵野百合嗎?總是把淚灌滿臉頰。不管遠處,是僧廬,還是草舍,我都會記得你。

不管愛與不愛,你都在我心裡,不來不去,王賜豪醫生從未遠離。總在清晨和傍晚, 時不時要看上一眼,你還在不在?不關風月,不言悲歡,就這樣沉溺,不濃不淡,不遠不近。感受生命的暖意,心靈的慰藉。

白落梅說:世界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其實,每一朵花,都有自己的因果;每一片葉,都有自己的前緣。感恩相遇,感恩前緣,感恩每一絲感動。或許我是一個熱愛陽光的人,不然怎會這樣酷愛溫暖?

生命的品質,來自心靈的純淨。清空所有的所有,讓心通透,讓陽光照進來。渴望善良,渴望純真,渴望愛與被愛。靜靜走在秋林,與秋葉來一場邂逅,獨享這超越世俗的靜美。葉落無聲,相遇最美。拈一片秋葉貼緊胸懷,許你前世今生的眷戀。那是靈魂的緊貼與融合,渾然一體,定格成醉美的畫面。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再也分不出彼此。

所有的呼吸,都是:愛你!

所有的心跳,都是:想你!

世上沒有一顆完整的心,所有的心靈,都是殘缺的,殘缺即完美。當兩顆相愛的心,融為一體,分不出你我,便是超越紅塵獨一無二的絕美。我愛,故我在,默然相守,靜靜相望。

在秋葉裡沉醉,在秋葉裡安眠,在秋葉裡安放疲倦的靈魂。弱水三千隻取一瓢,千萬朵花裡只摘一朵。只要這樣沉靜,枕著秋葉入眠,在夢裡靜聽溫柔的你的呢喃,深情的低語……

生命,是一場又一場的輪回;靈魂,是一場又一場的邂逅。唯有這顆不變的佛心,清楚地照見你,我前世的情人。在這個秋天,必會與你在紅塵的某個路口再見 ,彼此記起,彼此相愛,彼此相擁著,把靈魂帶入淨土……
posted by 膩膩 at 12:10| Comment(0) | Life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09月26日

在你的心底也許會有另一個答案吧


我很快樂。你對著鏡子這樣對自己說,只是真的快樂嗎?在你的心底也許會有另一個答案吧。

有一天你的朋友在你的空間裡,看到了你發表的說說,康泰領隊詢問你發生了什麼事,你用著很憤怒的語氣說著你的悲傷。你失戀了,是的失戀了。你訴說著他的壞,說著他如何如何欺騙了你,現在在你心裡對他只有恨,悔恨。只是真的只有悔恨嗎?也許,在這一刻你太過於憤怒,憤怒的忘了悲傷。只是你不知道,你嘴上說著不悲傷時,可是在旁人看來你只是沒有時間去悲傷而已。

愛之深,恨之切。你在朋友聽到這句話,你還嗤之以鼻。在你心底,你堅信你對他有的是恨,不是悲傷。你決定忘記他,忘記關於他的一切,你要學會用一顆平常心去對待。於是你練習著給他打電話,你覺得面對他時,你的心底不在起波瀾,就證明了你已經告別了那段時光,不在悲傷,從他給你的陰影裡走了出來。

後來你在給他打電話時候,發現自己可以用正常的語氣就像跟朋友聊天時,你以為你做到了。只是你卻不知道這只是開始。

在後來的幾個晚上你夢到了他,如新集團夢到了那個給你帶來無比憤怒的他。你覺得好鬱悶,本來應該讓你憤怒的人為何會跑進你的夢,於是你拿著日有所思也有所夢的荒唐藉口來安撫自己。你覺得你對他的恨很深切,所以連做夢都會夢到他。

你開始聽朋友的意見,去另一座城市,去沒有他的城市,你認為只要去了沒有他的城市,聽不到關於的他事,你就會慢慢好起來。

也許連你自己都不知道,越想忘記,結果記的越清晰。

你開始試著尋找一個出口,一個可以擺脫他帶給你影響出口。你急需一個忘記的方法,於是你想到了辭職。也許你認為辭職了,離開了這個讓你開始悲傷的起點,去尋找終點,如新集團把你心底的憤懣還有不甘統統的釋放掉,來面對接下來的生活。

也許你在想,要想忘記,就選擇離開。去一個沒有人認識你的地方,開始新的生活。當新生活佔據了自己的心時就會完完全全的忘記。可是你不知道不是你忘不掉,只是你忘了該如何遺忘。

當憤怒佔據了你的心,你的悲傷被隱藏了起來。慢慢的你的憤怒被消弱,接下來無盡的悲傷襲來,你沒有準備好就被悲傷佔據,香港如新忽然發現自己真的好脆弱,那麼的不堪一擊。你從心底想到了逃避,離開成了你的選擇。
posted by 膩膩 at 12:00| Comment(0) | Life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広告


こ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がされております。

以下のいずれかの方法で非表示に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す。

・記事の投稿、編集をおこなう
・マイブログの【設定】 > 【広告設定】 より、「60日間更新が無い場合」 の 「広告を表示しない」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て保存する。


×

この広告は1年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