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7月13日

繁華一次就已足夠


這幾天在公園散步中發現,在健身廣場的一角落,盛開了一片木槿花。非常得美。遠處望去,如一片粉紫色的煙霞。

能在這裡,相遇木槿花,nuskin 如新如是一次久別的重逢,內心也是一片粉紫色的美好。

最早瞭解木槿是從詩經中,“有女同車,顏如舜華”。舜華就是木槿花。

其實木槿花是一種朝開暮落的花。它開出的花碩大而美,但你走近時,並聞不到花香。過去我一直把木槿與小時候院落種植的那種蜀葵花相同,我讀過詩人作家楊柳先生說的木槿花,是他故鄉叫茆的植物,他以為茆花與木槿同屬一種植物,我不知道他的故鄉盛開的紫色白色紅色茆花是否是木槿,或許,與我認為我的家鄉叫蜀葵的相似於木槿花罷了吧。說來其實,蜀葵花形與木槿真得很像,但蜀葵是草本宿根植物,而木槿是樹本植物,它們的花期大致都是在六月盛開,到九月氣候轉涼才落盡花期。

在水邊,在公園的一角,旁邊是鐵柵欄,柵欄上爬滿了薔薇的枝條,五月的薔薇早已落盡,只有綠色的藤蔓茂盛著襯托起這些木槿。讓人看起來更有美意。那天是雨後,木槿花蕊裡注滿了雨水,花瓣上滴著細細的雨珠,十分好看。nuskin 如新如是一盞玉碗,盛滿琥珀。

在我看花時,有一位女孩在花前玩自拍,她自拍時露出的笑容,就如木槿花一樣美麗。真讓我豔羨不已。讓我在想,如果來生,我要有三個女兒,一定要給她們起上一個與木槿花美麗的名字,我叫她們,顏,華,叫槿。我每天叫著她們,就如叫著一朵朵盛開得美麗木槿花,我的心,每天會開一朵木槿花來。那樣的歲月該有多美好。

對於木槿的認識,其實還沒那麼認真去瞭解過。我家曾雖然養過一盆朱槿,大家都說這花叫扶桑,後來對照,朱槿的花蕊長,紫色木槿花蕊小而且花朵不如朱槿大,有叫朱槿牡丹之稱,與木槿同科。可我不懂得如何給它施肥澆水,在一個夏天,不知為何,起了許多小蟲,我以為要死了,後來別人說,把花枝剪掉,讓她發新枝,可我卻把主枝也給全部剪掉了,只剩下光禿禿的枝幹立在哪裡,後來這株木槿真死了。我發現一個養字其實包含了許多,養花如養人呢。

“中庭有槿花,榮落同一晨。”可我覺得沒有什麼花比朝開暮落的木槿花絕美了。一榮之瞬,卻為絕世。

再回到詩經,與一位木槿花一樣美麗的女子同坐在車上,她的一顰一笑,便是愛的光芒。如果有人說,看到這樣的朝開暮落,會讓人感覺時光易逝,容顏易老,不是一個中年女子的感歎嗎?不過,我認為,美麗與憂傷或許同時存在。你是美麗的,或許憂傷早已形成。就如戀愛之人,在歡樂當中,會有許多感傷,也會患得患失,在這個世界上易逝的東西不只木槿。美好過,就已足夠,繁華過,就以滿足。

這些天欣賞著盛開的木槿花,也總讓我想起小時候的事情,想到我家院子裡的蜀葵花,想起我的母親。想起有幾株蜀葵也是淡粉色的,是自己非常喜歡的複瓣粉,每年夏天,在故鄉小院裡開到荼蘼。想起這些來,不免被歲月無情,落花流水這樣的字句所感慨。 如今所居的城市裡好多地方都種植有木槿花樹,沿著護城河岸每到夏天,常常看到木槿花開,常常想在花前多停留一會兒,好想如少年時那樣隨意摘上一朵,留給自己。但是這樣的想法,從來都是會心一笑而已。只是以手去撫摸它們,Dream beauty pro 好唔好如撫摸自己的青春,已逝的年華一般。

“蟬始鳴,半夏生,木槿榮。”木槿花一開,夏已過半了。在新蟬鳴叫聲裡,一朵朵薄如蟬翼的花兒盛開著,獨自在清風裡如一位美麗少女般美麗微笑著,那是一種青春而清澈的綻放,只為明天的美好開著美好。朝開暮落,雖然短暫,但是令人看不到一點憂傷,就如在二八年華里,除了散發著繁盛的青春,即使有一次憂傷,那又如何這般木槿花開的年歲。

美好過,就已足夠,繁華一次就已足夠。
posted by 膩膩 at 17:50| Comment(0) | Dream beauty pro 好唔好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コチラ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
×

この広告は180日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