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7月02日

最美的流年


夏花已開滿,很多時候,我坐在院子裏的梧桐樹下,於花香鳥鳴裏,看翠綠爬滿老牆,一眉靜簡,幾許閑情。這個季節,是荷花盛開的季節,亭亭淨植,香遠益清,有晶瑩的露珠,nuskin 如新襯著荷的柔媚,近得荷塘滿目香。

或許每一株荷花,都是為一個人盛開的吧,於浮世塵埃中開出幾許禪意,於月下,開出驚鴻一瞥的相思。初見驚豔也好,相見恨晚也罷,養一池靜水,供養靈魂,在路過的城池,寫幾枚清歡,用我清水滌心的念,許光陰靜好,許你無恙。

用一箋淡墨,畫一個人的山河歲月,也將是有花,有蝶,有陽光,有懂得,十裏長風,素心如昔,沒有你的日子,我要做一塊錦,在無人的街角,看煙雨紛飛,將每一個黃昏,依偎成詩意,於一米陽光中,看綠色深淺交疊於陌上,看繁花層次分明的開在淺夏。

儘管,淺夏的花開得浩浩蕩蕩,開的有些迷離,我還是固執的喜歡這繁花朵朵。花開半夏,多少花事正濃,清風中,薔薇開的正滿,梔子花香正濃,晨曦的微露中,nuskin 香港藏著百合花的風情,我的心來往於花團錦簇間,踏出一條花香的蹊。採擷一束花間詞,在東風屋簷下,我召喚所有的光陰,想與你同是那看花的人。

總是覺得,詩與花裏都藏著相思,比如那句,一生看花相思老,多麼有富有詩意,想來這世上最美好的事情,便是低眉婉轉處,香港如新忽有斯人所想。

想念一個人的滋味,是繁花開在心上的美;是月上柳梢的半卷閑愁;是江南雨巷油紙傘下的惆悵;是於春日暖陽中寫下的桃色字句,字字連心。沿著舊年的小徑回望,清風吹過處,那些被思念輕扣軒窗的章節,無論是初心的淩亂,還是相知的沉醉,都散發著淡雅的香,如新香港如一朵小花開在春天裏,唯美了時光。

有的時候,吟一首小詩,看一朵花開,戀一處風景,便是最美的流年。
posted by 膩膩 at 19:57| Comment(0) | 如新nuskin產品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コチラ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
×

この広告は180日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