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5月26日

回頭只聽到牆的回音


我還愛你,一如既往,可你好像還是無動於衷,沒有回音,沒有回答,就像自顧自的對著一面牆說了好多話,自己滿心歡喜,卻回頭只聽到牆的回音。

你不會知道,我有多麼努力的去獲取你的一切消息,你不會知道,我再也不敢隨口就很自然的去告訴你我還愛你,你也不會知道,我那麼喜歡書寫文字,如新集團只不過是因為你住在了我的文字裡,而我願意認真的一筆一畫去描繪它罷了,這些,你都不知道。

你說你要不分手的戀愛,一生一世,於是我等在原地,直等到咫尺天涯,你不懂我,我怎可怪你。

南下的路途,像極各自兩安的序曲,你走在我後面,卻沒半點言語,與同伴拿著讓人崩潰的行李,多希望你能沖向前一把拎著就走,確是後面等來別人,即便騰不出手的你,是否該多一聲問候,你眼眸裡寫的字,是需要怎樣的心情去理解。原來你心裡真的沒有我,自作多情的心,是該碎後成灰了吧。

不願多說半句的你,卻和其他女生聊的熱火朝天,在我這裡,連個隻字半語都是吝嗇,是我太把自己當回事,還是太把你當回事。

你的手機壞了,到今天已經是一個星期沒和我說話了,我知道你在哪個車間,和誰一個宿舍,別人聽了訝異,其實不過是我心裡藏有你而已,僅此而已。我讓別人把卡放我這另一個手機騰出來給你,他說要不要用我的名義,我說不需要,愛你,不需要張揚那麼多,對你好就足夠了。

你還是不和我說話,不管我發扣扣還是短信,我不知道你是怎麼了,但能猜到,你最近該是心情不佳。第一次進社會,想必每個人都不好受,我也不例外,所以我懂你的心情所以還是在繼續給你發短信,nu skin 香港只是因為擔心和關心。

明天平安夜,別人問我要不要給你蘋果,我想都沒想便說不需要,有些事情,不想主動了,順其自然吧,路上相遇又怎樣,至多的一個眼神,卻是讀不懂看不透,還留下一絲無奈和不解,我是個沒安全感卻自找黑夜的人,躲在角落不敢呼氣不敢大叫,在你心底的那個暗夜,卑微的連顆塵粒都散開灰。

下個月末是你的生日,我的後兩天,我在想,也是時候該給自己一個結局了,也給你一份解脫,不再心存內疚。你在外地的第一個生日,我以這樣的一種方式還你自由,這也是我唯一還有理由靠近你的卑微祝願。這一個多月,你已置我於空氣,我便努力寫文,想用盡畢生力氣去忘記你,但我沒有想到的是,當待你如初時,我已平和。

曾經我說過,太過死心塌地愛一個人便是另一種作死,nu skin 香港只能到一個臨界點死透了才會甘願放手,而現在,好像到了這個臨界點,死透了,便心甘了。

時間,真的很好,讓痛的不再痛了,讓放不下的終於放下了一切想我都了然。只是偶爾還是會不小心發呆,不小心想起…但我已經能接受這個事實,你已經和時間一起,都封藏了。

我知道,就算望斷秋水,溫情的餘熱也早已冰冷。我只能在清涼的月光下,輕掩關於你的那扇門扉。所以願你找到那個可以讓你覺得溫暖,可以陪你到世界盡頭的人。而我,康泰在這段故事裡,已為過客,氤氳著霧氣,繾倦遠去。若你安好,便歲月無恙。
posted by 膩膩 at 19:17| Comment(0) | 如新集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コチラ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
×

この広告は180日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