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4月09日

路過我夢中的小橋流水人家


能享受獨處的人,是上帝給予他們的另一種幸福——— 題記

一開始還以為是晨霧太重,看到身邊的人撐起傘來,我才意識到下雨了。

初秋的雨,不像春雨那麼纏綿,nu skin 如新不像夏雨那麼急躁,不像冬雨那麼凜冽。它只是一粒粒緩緩落下,像一個個逃匿出雲層的精靈,優雅地在空中舞著芭蕾,默默旋轉,輕輕點地。叫醒了一朵小花清淺的夢,敲醒了一個閒人雕花的窗,打散了夏天最後一片燥熱。

走在飄雨的街上,一個人。一顆顆雨滴落在我身上,臉上,鑽進我的脖頸,絲絲涼涼的,我不由打了個寒戰,卻絲毫沒想過要躲開這場雨,這場暮夏的盛宴。閉上眼睛,每一滴雨都那麼絲絲入扣,像一杯久釀的桃花露,那麼醇,那麼香,那麼美好。我一個人浸在雨裡,天空灰濛濛的,但依然散發著光彩,不是陽光,但依然襯得天空高遠,明淨。就像這世上,不會少了誰,就走不下去一般。我緩緩地在這條街走著。
我總愛一個人散步,一個人逛街,一個人看電影。不是找不到人陪,而是許多事可能只有你一個人的時候才會注意到。比如街頭小店放著一首你很久沒有聽過了的卻喜歡了很久的歌,康泰比如路邊濕泥中剛探出頭的小花,比如那個被放在櫥窗角落,你找了很久的一件工藝品。路邊小攤傳來“滋滋”的烤魷魚的香味,賣野果的老人的吆喝聲。

一個人走在清晨的街上,路上行人三三兩兩,他們或打鬧著,或說笑著,哪怕從他們身旁路過,只是一個肩膀的距離,卻像隔著一條銀河。青年人推著貨架的“嘩嘩”作響,扯著嗓子喊“讓一下,讓一下”。在嘈雜的早市上,車水馬龍,熙熙攘攘,所有人都在為自己忙碌著。還有幾位老人,她們安靜地坐在街邊的角落,依然納著她們的千層底,頭也不抬,只顧手中忙碌著。我路過她們身旁,感到一陣古老而沉靜的味道,像遙遠的檀木香。她們佈滿皺紋的手帶著頂針,依舊靈活地穿針引線。我想她們一定縫了許多的古老故事在裡面,那些故事一定平凡,一定動人。她們默默地坐在街角,這個角落或許就是她們的世外桃源,在這個喧鬧的街上,奏著一曲古舊古舊的歌謠。

一個人走在街上,像朱自清說的,什麼都可以想,什麼都可以不想。我不用想明天的考試,不用想惱人的作業,我想著天上的街市,想著威尼斯的假面和歌劇。在這個荒蕪之地,處處都是饑渴的靈魂,許多人在許多人之中周旋著,許多人奔跑著,追逐下一個目的地,如新香港卻沒發現,自己兒時渴望已久的玩具,就陳列在擦肩而過的櫥窗裡。
最可怕的事,不是追逐夢想時丟了夢想,而是在追逐夢想時,丟了自己。

我一個人,走在一條街上,淋著一場雨,細絲紛飛,街道繁華。每走一步都踩出一個腳印,蹚蹚踏踏,像走在我自己的杏花煙雨江南,曾璧山中學像路過我夢中的小橋流水人家。
posted by 膩膩 at 19:00| Comment(0) | nu skin 如新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コチラ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
×

この広告は180日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