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9月29日

赴一場千年的約會


我是愛花的,因為我想自己本來就是一個善良,純粹的人。常常想像,自己就是一朵美麗的花,靜靜開在淨土,纖塵不染。忘記了所有,我的存在,康泰導遊純粹為了綻放,僅僅只是為了美麗。

蓮開心中,我已不記得自己是誰,也許我本來就是一朵青蓮,只是暫時忘了自己。不管風雨會不會來,不管歲月怎樣流逝。我就這樣靜靜的,綻放著自己的綻放,美麗著自己的美麗。

佛說,一切皆虛幻,一切都只是鏡花水月。所有的愛恨情愁,所有的過去、現在與未來,都不過是心底的幻覺。端坐紅塵,我就是這樣隨緣,安靜地,無求地等你。只等你來,赴一場春暖花開,赴一場千年的約會。

浪漫的風,輕輕拂過,我看見了你,秋葉靜美。沉靜,安詳,清逸,靜美。

是什麼一種美麗,同珍王賜豪可以把人的靈魂,帶入天堂?沒有是時間,沒有了空間,我知道這,只是我一個深情的夢。如菊靜美,靜美如菊。我的感官,我的心靈,只有秋葉,只有靜美。

在寂靜裡喧囂,在躁動裡沉靜。秋葉鮮豔,每一絲脈絡裡,都有陽光走過的痕跡。透過陽光,看見你的笑顏,秋風蕭瑟,落葉翩躚,揮灑著浪漫與癡狂,舞蹈著深情與眷戀。

在天空劃出優美的弧線,書寫生命中的暖,沉醉了這個秋天。落葉如花,如一個深沉的夢境。靜,只能聽見自己的心跳。這是一條通往天堂的心路,殘紅如血,鋪滿詩篇。同珍王賜豪閒暇的日子,在心底,修籬種菊。

荷鋤,提一種竹制的小籮 ,沿著山路,一直走進秋的深處,尋找“遠上寒山石徑斜,白雲深處有人家”的意境。峰回,路轉,常常迷失在煙雲深處。輕輕彎腰,拾起一片紅葉,一朵用生命燃燒的火焰,夾在書中。

讓她與我的文字融為一體。采菊東籬,心便有了超然物外的灑脫,清風明月,自在心。親手種下一些愛,一些不了情,一些未盡的緣,只等來年,生根,發芽,綻放。秋葉紅了,情濃似火。在懸崖峭壁,在田間地頭。冷,而狂熱。靜,而鮮活。層林盡染,鷹擊長空,有哪一種生命,這樣靜美?這是一種平凡的,樸素的美。

落進音樂,融入畫圖,聽見自然的呼吸和大地的心跳。喜歡“留得殘荷聽雨聲”的禪境,也喜歡“心遠地自偏”的寂靜。沉醉楓紅,沉醉秋聲,沉醉秋韻。 采一朵雛菊,擷一片秋葉,不言不語,心已通透。

把自己縮小,放進花裡,任花香透進骨子,馨香在骨子裡流淌;把心靈縮小,融進葉裡,任葉脈在心底蔓延,生命裡有了葉的精神。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一沙一淨土,一木一浮生。

露珠從岩石上滴落,帶著飄渺的笑容,蓮,靜定無語。星,點燃夜的魅惑。煙嵐,搖曳迷離。花朵,開得那麼從容。秋葉,美得那麼明媚。靈魂多麼輕,心那麼柔,身那麼靜,路那麼遠……

落葉是一種心情,蓋住了過往的腳步。時光隱約探出頭來,輕輕捎來一聲問候。還記得山坡上哪朵野百合嗎?總是把淚灌滿臉頰。不管遠處,是僧廬,還是草舍,我都會記得你。

不管愛與不愛,你都在我心裡,不來不去,王賜豪醫生從未遠離。總在清晨和傍晚, 時不時要看上一眼,你還在不在?不關風月,不言悲歡,就這樣沉溺,不濃不淡,不遠不近。感受生命的暖意,心靈的慰藉。

白落梅說:世界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其實,每一朵花,都有自己的因果;每一片葉,都有自己的前緣。感恩相遇,感恩前緣,感恩每一絲感動。或許我是一個熱愛陽光的人,不然怎會這樣酷愛溫暖?

生命的品質,來自心靈的純淨。清空所有的所有,讓心通透,讓陽光照進來。渴望善良,渴望純真,渴望愛與被愛。靜靜走在秋林,與秋葉來一場邂逅,獨享這超越世俗的靜美。葉落無聲,相遇最美。拈一片秋葉貼緊胸懷,許你前世今生的眷戀。那是靈魂的緊貼與融合,渾然一體,定格成醉美的畫面。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再也分不出彼此。

所有的呼吸,都是:愛你!

所有的心跳,都是:想你!

世上沒有一顆完整的心,所有的心靈,都是殘缺的,殘缺即完美。當兩顆相愛的心,融為一體,分不出你我,便是超越紅塵獨一無二的絕美。我愛,故我在,默然相守,靜靜相望。

在秋葉裡沉醉,在秋葉裡安眠,在秋葉裡安放疲倦的靈魂。弱水三千隻取一瓢,千萬朵花裡只摘一朵。只要這樣沉靜,枕著秋葉入眠,在夢裡靜聽溫柔的你的呢喃,深情的低語……

生命,是一場又一場的輪回;靈魂,是一場又一場的邂逅。唯有這顆不變的佛心,清楚地照見你,我前世的情人。在這個秋天,必會與你在紅塵的某個路口再見 ,彼此記起,彼此相愛,彼此相擁著,把靈魂帶入淨土……
posted by 膩膩 at 12:10| Comment(0) | Life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コチラ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
×

この広告は180日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