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9月26日

在你的心底也許會有另一個答案吧


我很快樂。你對著鏡子這樣對自己說,只是真的快樂嗎?在你的心底也許會有另一個答案吧。

有一天你的朋友在你的空間裡,看到了你發表的說說,康泰領隊詢問你發生了什麼事,你用著很憤怒的語氣說著你的悲傷。你失戀了,是的失戀了。你訴說著他的壞,說著他如何如何欺騙了你,現在在你心裡對他只有恨,悔恨。只是真的只有悔恨嗎?也許,在這一刻你太過於憤怒,憤怒的忘了悲傷。只是你不知道,你嘴上說著不悲傷時,可是在旁人看來你只是沒有時間去悲傷而已。

愛之深,恨之切。你在朋友聽到這句話,你還嗤之以鼻。在你心底,你堅信你對他有的是恨,不是悲傷。你決定忘記他,忘記關於他的一切,你要學會用一顆平常心去對待。於是你練習著給他打電話,你覺得面對他時,你的心底不在起波瀾,就證明了你已經告別了那段時光,不在悲傷,從他給你的陰影裡走了出來。

後來你在給他打電話時候,發現自己可以用正常的語氣就像跟朋友聊天時,你以為你做到了。只是你卻不知道這只是開始。

在後來的幾個晚上你夢到了他,如新集團夢到了那個給你帶來無比憤怒的他。你覺得好鬱悶,本來應該讓你憤怒的人為何會跑進你的夢,於是你拿著日有所思也有所夢的荒唐藉口來安撫自己。你覺得你對他的恨很深切,所以連做夢都會夢到他。

你開始聽朋友的意見,去另一座城市,去沒有他的城市,你認為只要去了沒有他的城市,聽不到關於的他事,你就會慢慢好起來。

也許連你自己都不知道,越想忘記,結果記的越清晰。

你開始試著尋找一個出口,一個可以擺脫他帶給你影響出口。你急需一個忘記的方法,於是你想到了辭職。也許你認為辭職了,離開了這個讓你開始悲傷的起點,去尋找終點,如新集團把你心底的憤懣還有不甘統統的釋放掉,來面對接下來的生活。

也許你在想,要想忘記,就選擇離開。去一個沒有人認識你的地方,開始新的生活。當新生活佔據了自己的心時就會完完全全的忘記。可是你不知道不是你忘不掉,只是你忘了該如何遺忘。

當憤怒佔據了你的心,你的悲傷被隱藏了起來。慢慢的你的憤怒被消弱,接下來無盡的悲傷襲來,你沒有準備好就被悲傷佔據,香港如新忽然發現自己真的好脆弱,那麼的不堪一擊。你從心底想到了逃避,離開成了你的選擇。
posted by 膩膩 at 12:00| Comment(0) | Life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コチラ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
×

この広告は180日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