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3日

無論是歸來,還是離去


  如水的歲月,是一剪只有倒影不能重播的時光。而我卻總是癡妄著沐雨臨風,端起酒杯,試圖回味。
  如果說生命的旅途是一段不歸,那麼,旅遊團購回首便是對來程最好的祭奠。若說歲月是一場祭壇的盛典,我們除了殉葬美好的青春、一路安撫著蒼涼與疼痛外,而回憶則是另一種支撐我們前行的信仰。
  黃昏,晚霞將天際染成沉鬱。遙望遠山如鐘,斷雁長空,回首來時路,如一場殘夢,夢醒總會帶點悵然與神傷。紅塵揖舟,看那一葦漂泊遠航,盡透著悲喜與無常,我是掠過時光氤氳的一縷風,在歲月的心湖染盡了溫柔與蒼涼……
  暮色悠悠天漸老,楊柳依依映暉遲。也許回憶對我來說,仿佛便是在皎潔的月光下因為賞月而偶然相遇、不經意想起,當月隕落了,又會各走各的,留下了不知是憂傷還是快樂的我,靜靜品嘗…
  歲月的長河,輕輕抖落千百般風情於渡口的離分。跋涉的記憶,縹緲如落日的雲霞,於暮靄間,絲絲縷縷,織就江闊雲低。當曾經的畫面漸漸扭曲成不可觸摸的影像,落寞的心田便會湧起惶恐和悲傷。
  現實總是予人過多的失望,心裡充滿了悲涼。面對著無法挽回,也許只有擦乾眼淚,才不會讓自己沉淪;只有振作堅強,才不會讓意志消亡。我相信,廢墟能築上高牆,碎了的心也能煥發生機,插上翅膀。
  始終以為自己很堅強,每當那些破碎的片段浮現於腦際,看著看著,心便揪了起來;想著想著,眼角就掛滿了晶瑩,竟也脆弱到不知所措。康泰領隊都說光陰似水,卻為何依舊洗不去踏滿塵埃的步履。
  駐足生命長河之畔,掬水在手,靜看水珠從細紋間滴碎、溜走。也許,所有的記憶,最終都會如水珠般從指間飄散,直至淡得令人忘卻曾經的美好與期待,曾經的幸福與感動,曾經的珍惜與傷痛……
  當往事不再掀翻寂寞的海洋,當遺憾不再敲打蕭索的心房,我的生活是否便會如明媚的暖陽。注視著落日餘韻下那片殘紅,我的腳印,又該去往何方?耳畔劃過的風語,可曾細細聆聽我的心聲。也笑多情。
  心翻千層浪,思飛萬重山。這一生絢麗了漂泊,匱乏的情感,蒼涼的近似無暇。也曾靜守等待戈多,也曾追夢行走四方,拜別了康橋,穿過了雨巷,透過時光的縫隙,悄悄的張望著那不肯安歇的流浪。
  心似落葉,幾度秋涼。不要問我來自何方,曉不曉得有什麼兩樣;不要問我夢的方向,幾多黯然解答著那遙遠的蒼茫;不要問我還有何求,只願在我疲累不堪、化泥的瞬間吧,還能握緊手中的筆,為這一地的嫣紅,描上花圈。
  歲月啊,請你細細的,捋清我走過的每一片山水每一方土壤。那汩汩地流淌的泉水,是我打濕的憂傷,冷冷的映照我對影成雙;那迢迢的月光,王賜豪醫生在靜靜的水面輕輕蕩漾,臨水望月,邀風醉盞,醒來又該去往何方。
  如果,歲月可以停歇,我寧願沉醉在黃昏遲暮時的容顏;如果,美麗可以繼續,我不會讓蒼涼擁抱著孤獨的心田。
  躺在往事的餘香裡,身前滴滿了淚珠,這點點晶瑩,是緬懷,是悔恨,抑或只是一聲說不清道不明的歎息。痛便痛了,又有什麼所謂……
  也許真的沒有什麼可以銘記,也真的沒有什麼可以忘記。也許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在懲罰自己,只是不能相忘,那種感覺,心悸的、又帶點無奈。
  無邊傷懷蕭蕭下,不盡惆悵滾滾來。如果黯然能夠淡淡的融化在心底,再無它的痕跡,是否就能讓心變的清淨澄明,而燦爛中總是有著一股憂傷,灰濛濛的,掛著一點淚痕,飄蕩在歲月錯落的軌跡。
  默默的回首張望,一路走過的時光,隨風的煙塵蕩漾著迷茫。如水的光陰稍縱即逝,留下無限的追憶讓人惆悵。如果初始就在漂泊中習慣上孤單,無從經歷幸福的模樣,一個人反而會更加地快樂吧。
  過多的往事沒個善終,過多的回憶等同於歎息,心裡的遺憾無從慰藉,頹靡的心靈得不到鼓勵。我也相信,曾經飽含了真摯的感情,而不似這般只有灰燼,沒有複燃的結局。
  希望吧,未來能得到另一種延續。只期盼,這希望別那麼遙遠,只期盼,這希望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
  就這樣邊走邊想,夏天竟也不經意地走失了,連日來的秋雨憑添了幾許涼意,nu skin 如新卻只作了短暫的停留,便放晴于漫天的雲霞。期待歲月的對面,也能盛開熱烈的目光,讓心對未來重新喚起希望,予流浪的情懷一份歸期,無論那漂泊的風吹向哪裡。無論是歸來,還是離去……
posted by 膩膩 at 15:58| Comment(0) | 如新集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コチラ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
×

この広告は1年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