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2月19日

那一世邃然的芳香家的味道


腳下的路,穿行在這個世界的每一寸的阡陌和熟悉中,時光的故事演繹了無盡的蒼茫與厚重。來路之上,散碎了太多的光陰片段,一個回眸,如新集團望穿了成長的所有。

默默之中,總有太多的事情在寂然的發生著,走過一程的安然,路過一世的蒼茫,成長了的那些年華,總是在一片記憶的混沌之所無聲的抽泣。來來回回中,忘記總是那些未曾的忘記,而銘記的又是那些未央的歲月塵埃。

一次次的離開,一次次的濃重著那些最真也最深的親情與感念。流逝總是在一個個我們未曾在意的白天和黑夜的交替中安靜的進行著。曾經以為父母的臂膀永遠的是那麼的強壯和無所不能;而今,當年齡的指標在不知不覺中已劃過了三十幾次輪回的時候,父母的額頭之上佈滿的是歲月的無盡記憶,那一雙被生活洗禮了幾十年的雙手早已是溝壑縱橫,在那一束溫暖了自己三十多念的燈光中,父母的絲絲白髮總是習慣的誘發心中那一份久違了的愧疚和無奈。如果成長是需要付出代價的,那麼這樣的代價足以讓我們用 一生來回報。如果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如果,那麼我寧願用我的所有換回父母的所有的青春歲月;原來的原來,歲月總是在一次次的不經意間偷走了我們的所有。

回家的喜悅似乎還在耳邊不停的迴響著,但是無奈歸程的鐘聲一直沒完沒了的在敲,那些追逐的腳步終究還是要離開溫暖的家園,遠行的遊子又要開始一程新的流浪。nuskin 如新在這暖風和煦的小山村中,留下的總是有太多無盡的思量,帶走的總是那些不變的仰望。

田野之中,舞動的是無邊無際的春意;小溪河畔,流動是的隆冬之後的新生;微風拂面,帶來的永遠是的家的芬芳;繁星夜空,傾瀉而下的依舊是那些熟悉到極致的安然思戀。每一次的不舍,都深深的刻畫在內心的深處,和著淚水的溫度,靜洗的是那些曾經迷失的靈魂;照亮的前行路途。

北方的寒風淩厲,阻擋不了歸家的腳步,南國的溫暖,總是能深深的鐫刻;紅河之畔,虎城之巔,流動著是那些曾經的青蔥歲月;踏著記憶的腳步,步入那些曾經的天真和無邪,那些純淨透亮的過往,記錄的是少年的海闊天空;潔白的畫布之上,生活劃過的是成長的曲曲折折,遙想當初的種種,看看現在的自己,剩下的只能是嘴角微微的淡然一笑。人說生活是一面鏡子,讓你看清那最真的自己,透過光陰的每一絲卑微與宏大,看到的是那一路散碎了的自己,在家的方向上努力的跋涉著。

一顆心,一份掛念,永遠飄揚在彩雲之南;一個人,一段故事,一程相隨,璀璨之七彩,照亮是西域之地的堅持與守望。站在離開的路口,阡陌的張望著,因為一直相信,眼淚會銘記那些最深的熟悉;一步之外,就是一眼萬里的厚重回眸,康泰旅行團還有那一世邃然的芳香家的味道。
posted by 膩膩 at 15:04| Comment(0) | 如新集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コチラ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
×

この広告は180日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