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1月20日

那景儼然已是屬於別人的風景!


人生無法免俗,黯然默渡春秋時,幾人能忘卻那份久違的遠去芳菲。我還好,您珍重-----題記

走在無望的田陌上,枯呆的軀幹裹在厚硬的冬衣裡,nu skin 如新仍不能抵擋陌上凜冽的塵風。而田陌中那個瑟瑟豎立的我,任寒風寂寞侵蝕,不願分辨來路的方向。風卷著沙塵吹打著我顫弱的軀體,如稻草人一般;遠遠看過來,更像一段枯朽的木樁。此刻的世界裡,沒有了生命的喧囂,只有風,呼呼的灌滿了四野;冷冽地撕卷著天地,肆虐地摧殘著我的身體與意志。我蹣跚在快被遺忘的曠野,冷寂的心底在恍惚中產生了無助,迷失彷徨。向前走,一定要翻過那個梁!快凝固了的肢體,信念就這麼麻木的堅持。

那年的春上,還是在這片山坳,這片田野,遠遠的望過去,漫天遍野都是油菜花,爭芳鬥黃,煞是迷人。黃嫩嫩的油菜花一浪接過一浪,黃燦燦的一望無垠;如水一樣的花浪簇擁著我們的身子,油菜花如錦緞般的柔柔劃過我們的指尖,拂過臉頰,暖暖的,煥發著醉人的香氣,沁人心脾。花兒葉兒擦掛出形容不出的和絃,和著輕風傳向遠方!醉了!仿佛時間都靜止了,不願有一絲生氣。我們漫步在這花海中,我們遐想著癡迷著。這裡樂觀,那邊笑語;走走停停、一走一歡笑;停停走走、一停一嬉鬧!象兩個長不大的孩子,輕漂地充滿了童真童趣,笑賞生命的紛繁。

久久的佇立,靜靜的享受清冷;不願避縮,不想眨眼,不忍清醒,如新集團更不願意從快樂追逐的情景中回來,曾經的用心經營在心裡閃爍,潮潤著我的心和眼。開心的時光總是過得飛快,冷日無力的映照著眼前蕭然的一干一枯,沾滿塵埃的苦臉印著斑駁的回憶。花開再花落,一季覆蓋一季,丟下的曾今到哪裡撿。不願散去的煙色的記憶,會隨著時光蒼老,我不知道還能想起多少。相悅苦短,寂寞長相依,年年歲歲花相似,那景儼然已是屬於別人的風景!

無知的傲骨把我鎖在自己的世界裡,不願琢磨妥協的筆劃!平庸的生命裡我一直覺得自己很勇敢,能淡漠忘卻這份情感,然某個靜時,我會把自己鎖在凐煙裡,某個夜晚會薄醉微熏,第二天依然能靈動在人群裡,展矅華麗的寂寞與孤獨的饒舌。性格的兩面性讓我覺得很難瞭解自己,以為自己是天生樂觀,佷灑脫;而很多時候卻很蕭然迷茫,在矜持惆悵的邊緣徘徊,想抓住那殘留的唯美,卻不願努力折下那份自尊。

不願那緲紗迷離的皎容浮現在我的空間,使我的思緒瞬息短路,目光會閃爍出不知所措!不願輕易踏近你的圈子,怕心事如潮水翻湧。微笑裡掩藏著深深的愁悶,受過傷的心訕訕著苦澀,臉上卻乾淨的猶如明豔的陽光;見面時依舊能說笑,說著連自己都不知的虛偽與客套。日頭過去這麼久了,還沒學會遺忘!真的好想逃避這樣的生活,想要解脫,但現實真的有太多的無奈。相見不如想念,我選擇閃避,尋找一切能避開你空間的機會。我願意在憂傷中思索,在靜默中沉澱;淡漠彼此的熟悉,nuskin 香港成為最熟悉的陌生人,讓溫磬的記憶,在心中凝成永恆。

我尊愛的作家說過:有些事情並不複雜,來來去去不過三個字“算了吧,你好嗎”。讓時間去洗刷無奈,生命之旅,淒苦是閱歷,美麗是收穫。苦樂人生、有喜有悲、亦得也有失;尋路未來,心中美景常駐,終會找到想要的風景。我想我們都會好好的,我還好,您珍重!青花瓷盞中半盛清水,我細細洗去柔毫裡的墨漬,將它風乾,再次恢復它青春的尖挺與靈性!
posted by 膩膩 at 11:25| Comment(0) | 記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コチラ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
×

この広告は1年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