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4月21日

花開優雅,花謝留香


世上女人宛如花,幽幽花語藏心間,花若盛開,清風自來。從含苞到綻放,從婷立到凋謝,花開花落,女人永遠都是朦朧婉約的畫,是悠揚曼妙的歌,是耐人尋味的詩。紅塵中,每一位女子都是一朵獨一無二的花,燕瘦環肥,花開萬千,各有魅力,各有千秋。如新集團自古雲想衣裳花想容,女人花搖曳在紅塵中,花香浮動,暗香盈袖。

花有百媚千紅,女人有風情萬種。人世間美麗無限,最美莫過於女人花,女人有“嫺靜如同花照水,行為比如風扶柳”的嬌柔,有“酥指點唇芙蓉俏,娥首垂項冰肌綃”的嫵媚,有“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啟笑先聞”的嫣然,有“彎弓征戰作男兒,夢裡曾經與畫眉”的颯爽。女人花,是江南柔情的煙雨雲霞,是北國獨特的霜雪冰掛,是惜花人夢裡夢外的輾轉眷戀。

女人,是造物主留給塵世的精妙絕作,是美麗的化身,是天地間的精靈。女人一生,花開是畫,花落是詩。女人,是雍容華貴的牡丹也好,是楚楚動人的玫瑰也好,是亭亭玉立的蓮花也好,是清麗脫俗的蘭花也好,是卓爾不群的梅花也好,是默默無聞的野花也好,女人花,花開不一定傾城,但一定花開美麗。

美麗的女人花,身處喧囂塵世,心在雲水之間,無論在何處,都默默吐露著自己的芬芳,許一片明媚於心中,努力開放成自己喜歡的樣子。她們,用淡然閑看世間的雪雨風霜、雲卷雲舒,用灑脫走過流年的秋冬春夏、走過紅塵的靜寂歡喜。美麗的女人花,心有琴弦,雅意一生,綻放著自己,nu skin 如新美麗著世界,任世上風雲來去、浮萍聚散,我自悠然娉婷,安之若素,雲淡風輕,哪怕遲暮,哪怕凋零,依然從容,依然笑迎。

每一朵女人花都有自己的花語,她們把花語寫在風裡,寫在水裡,寫在塵裡。女人花,或柔情,或貞烈、或傾國傾城,或寂寞一生,無論朝暮,無論哪一季,她們都期待著尋芳客的來臨,都渴望著憐花者的呵護。女人花,搖曳在紅塵一隅,畫裡畫外,風情依依,時時等待與溫暖相對,與旖旎相逢,刻刻等待著與知音一起觸摸時光的心跳,傾聽歲月的豐盈。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女人花,不管開在城市街坊,還是開在山野村林、開在廣袤沙漠,都應擁有風韻與內涵,擁有優雅與淡定,開出自己的特色,開出獨我的風采,不管誰來誰去,不管花開花謝,都要攜一絲禪意,將經年的流韻盡收眼底,讓過往的塵香入住心間,nu skin 如新盡力讓自己“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

女人之美,不應單單美在外觀,更應美在內心、美在內涵、美在修養、美在氣度。女人,應有入海寬闊的胸襟,應有輕風細雨的柔情。女人之美在於懂得,女人,應懂得寬容、懂得知足、懂得感恩,懂得慈悲。女人,要懂得不隨波逐流,不人云亦云,懂得“達亦不足貴,窮亦不足悲”,懂得把生活的風風雨雨都撩撥成繞指柔,把生命的百轉千回都書寫成雋永詩。

女人,可以是江南雨巷裡的丁香,可以是漫天飛絮的紅棉,可以是戈壁灘上的依米,可以是天山峭壁上的雪蓮。女人可以是柔情的水,可以是俊秀的山,可以是變幻的風,可以是飄逸的雲。她們,一路編織著幽夢,一路搖曳著萬般風情,她們凝情於指尖,撥弄著季風的琴弦,幽悠訴說著如煙世事。天地間,每朵女人花都是珍貴的存在,因了女人花的開放,豔素各異,花香浮動,這世界才精彩紛呈,風光無限。女人,永遠是人世間最靚麗的風景線,哪裡有女人,哪裡就有浪漫風情;哪裡有女人,那裡就有歡歌笑語;哪裡有女人,哪裡就有花香四溢。

列夫托爾斯泰曾說:“人不是因為美麗才可愛,如新集團而是因為可愛才美麗”。其實,女人不一定要閉月羞花、沉魚落雁,不一定要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女人只要有氣定神閑的優雅,只要有善良純淨的心靈,只要有一低頭的溫柔,在素白年華里以最美的姿態綻放,那麼,縱然紅顏彈指,芳華逝去,她依然是受萬千世物寵愛的花朵。

風過無痕,花開有音,女人當純,女人當慧,女人當雅,女人當媚,內外兼修才是美的統一,才是美的極致,優雅嫵媚的女人花永遠是天地間最美的畫卷。悠悠歲月,描不了的是女人花的千嬌百媚,訴不盡的是女人花的涓涓心事,書不完的是女人花的癡情絕戀,女人如花,亦如畫;女人如花,亦如詩。

人生未來無法預見,女人花期不可挽留,滾滾紅塵中,沒有永不凋零的花,也無永不老去的紅顏。一生來去,女人若懂得自立、自強、自尊、自愛,懂得用微笑作筆,懂得為枯山描綠,懂得為憂傷築堤,懂得面朝暖陽,懂得刪繁從簡,如此,就一定能把每一個平凡的日子都梳理成浪漫、詩意。

山一程,水一程,人生一半溫暖、一半薄涼,一半明媚、一半憂傷、就讓煩事束之高閣,讓愁情入土為安,你來或者不來,我都會在這裡。此生,一片冰心在玉壺,不張揚,不喧嘩,不媚俗,途經四季冷暖,安然與時光對坐,守著自己的煙火,與日月把酒,與風雲傾杯,與經年言歡,心不染塵,情不染殤,花開優雅,花謝留香。
posted by 膩膩 at 11:22| Comment(0) | nu skin 如新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5年04月14日

跨越了千年、萬年


那年,花香葉飄,疏木葳蕤,想著等一個人,穿起一段華美的光陰。在一片靜美裡,安然而坐,彼此素語互訴,眼神裡繾綣的都是安謐、芳菲。時光安靜的流著,Dream beauty pro 好唔好越過彼此孤獨的眼簾,在繁茂的情林念木間流逝。有些關心,是一聲聲暗歎。歎那些傷悲的情懷溜走,歎那些箴默的流言蜚語。為一個人轉念為安,為一個人心碎為土。為一個人碾身為塵。為一個人告別,為一個人杳然在春江三月,於四月始起行,赴一場沒有地點的邀約。

青春,是一抹不留痕跡的煙雲。是一挼不相徑庭的桃葉。煙雲細密在天,閑而無邪,悠而無念,在一場碧雨裡杳然,當真是碎如塵,碾如煙。那煙環顧在雨柱,可真是浩瀚氤氳。臘梅桃花自古先開花後生葉,若花葉同盛,可真是讓人覺得驚心。紅配綠,扎眼的很。桃花是粉紅,那種粉,亦是徘徊在前朝蘇州的胭脂粉。那份帶著幾分戲蔑的,毫不在乎著。一經暴雨颶風,零落的全是未幹的淚跡。那綠,可夠是足氣,將所能承載的墨綠全部吞噬,一幅不肯甘休的態度。整個春天都被它纏住了,甚至是一片夏。而春春正如此般不顧一切、毫無顧慮的去闖,Dream beauty pro直到頭破血流,也要驚豔一段歲月。

總之,歲月之華章莫過於是那一眸間的詫異。詫異那個異路相逢的陌生人竟如此的熟悉。不是今生,也非前世,就是見過。心裡默念著這相見,必是劃破時空,從未來轉瞬而來的記憶。如此刻苦銘心,卻又如此必須相見。那個時空是美的,鏡頭不停地切轉著畫面,一張張都驚了鴻,足夠使人深記。

後來他問她:那一刻是否如嵌在心頭的一絲暖?她哭了。當一個人可以足夠擁抱全世界時,Dream beauty pro 脫毛卻擁抱不了那個她。當一個人可以用時間來掩藏記憶時,卻永遠掩藏不了那一絲的暖。那一絲的暖,透過了全世界,透過了夏霖冬雪、春風秋霜,透過了兩顆互不擁擠的心。那年她問他:驚鴻一見的牽手,能否抵住漫長流年的相守。他沉默。雨靜後的天空,會有那一瞬驚豔的彩虹。月隱星疏的午夜,會有那曇花一現的溫柔。那一瞬、以至一刹、一念,都縮短了兩顆心的距離。久視不語,每一眨眼,都跨越了千年、萬年。

紅塵之中,我們因愛生了道場,因恨悟了菩提。道場之中,步步菩提。生滅之間,愛恨交織。越愛一個人,在離開後就會越恨一個人。心中了魔,轉身間迷了。Dream beauty pro 脫毛然後做一個紅塵的苦行僧客,遍及了山川河海,叢林溝壑,在一間古樸的寺前停步。檻內和檻外是如同兩個世界,一個淨月入水,一個情塵入眼。轉身時,佛喚我:癡兒,過來!我微微顫抖。踏步而去,衣袂蕩開的漣漪,化成了一朵朵青蓮。

在一層記憶中擱淺明月,于清風間暢酣淋漓。在一幀影像裡鐫刻山貌,於懸崖間坦蕩抒懷。

舊年的影子淡了,才蕩開紅塵的束縛,馬蹄疾奔而去。在一個盛滿桃花的岸邊,再一次撫平桃紅葉綠的平仄。讓那年往事如斜陽般平息遁去,消弭于時空。還記得那年親手製造桃花信箋,上面工整的寫著兩排字:

縱馬情深緣似海。

杳盡瑾年胭脂紅。
posted by 膩膩 at 18:40| Comment(0) | Dream beauty pro 脫毛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5年04月09日

路過我夢中的小橋流水人家


能享受獨處的人,是上帝給予他們的另一種幸福——— 題記

一開始還以為是晨霧太重,看到身邊的人撐起傘來,我才意識到下雨了。

初秋的雨,不像春雨那麼纏綿,nu skin 如新不像夏雨那麼急躁,不像冬雨那麼凜冽。它只是一粒粒緩緩落下,像一個個逃匿出雲層的精靈,優雅地在空中舞著芭蕾,默默旋轉,輕輕點地。叫醒了一朵小花清淺的夢,敲醒了一個閒人雕花的窗,打散了夏天最後一片燥熱。

走在飄雨的街上,一個人。一顆顆雨滴落在我身上,臉上,鑽進我的脖頸,絲絲涼涼的,我不由打了個寒戰,卻絲毫沒想過要躲開這場雨,這場暮夏的盛宴。閉上眼睛,每一滴雨都那麼絲絲入扣,像一杯久釀的桃花露,那麼醇,那麼香,那麼美好。我一個人浸在雨裡,天空灰濛濛的,但依然散發著光彩,不是陽光,但依然襯得天空高遠,明淨。就像這世上,不會少了誰,就走不下去一般。我緩緩地在這條街走著。
我總愛一個人散步,一個人逛街,一個人看電影。不是找不到人陪,而是許多事可能只有你一個人的時候才會注意到。比如街頭小店放著一首你很久沒有聽過了的卻喜歡了很久的歌,康泰比如路邊濕泥中剛探出頭的小花,比如那個被放在櫥窗角落,你找了很久的一件工藝品。路邊小攤傳來“滋滋”的烤魷魚的香味,賣野果的老人的吆喝聲。

一個人走在清晨的街上,路上行人三三兩兩,他們或打鬧著,或說笑著,哪怕從他們身旁路過,只是一個肩膀的距離,卻像隔著一條銀河。青年人推著貨架的“嘩嘩”作響,扯著嗓子喊“讓一下,讓一下”。在嘈雜的早市上,車水馬龍,熙熙攘攘,所有人都在為自己忙碌著。還有幾位老人,她們安靜地坐在街邊的角落,依然納著她們的千層底,頭也不抬,只顧手中忙碌著。我路過她們身旁,感到一陣古老而沉靜的味道,像遙遠的檀木香。她們佈滿皺紋的手帶著頂針,依舊靈活地穿針引線。我想她們一定縫了許多的古老故事在裡面,那些故事一定平凡,一定動人。她們默默地坐在街角,這個角落或許就是她們的世外桃源,在這個喧鬧的街上,奏著一曲古舊古舊的歌謠。

一個人走在街上,像朱自清說的,什麼都可以想,什麼都可以不想。我不用想明天的考試,不用想惱人的作業,我想著天上的街市,想著威尼斯的假面和歌劇。在這個荒蕪之地,處處都是饑渴的靈魂,許多人在許多人之中周旋著,許多人奔跑著,追逐下一個目的地,如新香港卻沒發現,自己兒時渴望已久的玩具,就陳列在擦肩而過的櫥窗裡。
最可怕的事,不是追逐夢想時丟了夢想,而是在追逐夢想時,丟了自己。

我一個人,走在一條街上,淋著一場雨,細絲紛飛,街道繁華。每走一步都踩出一個腳印,蹚蹚踏踏,像走在我自己的杏花煙雨江南,曾璧山中學像路過我夢中的小橋流水人家。
posted by 膩膩 at 19:00| Comment(0) | nu skin 如新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広告


こ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がされております。

以下のいずれかの方法で非表示に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す。

・記事の投稿、編集をおこなう
・マイブログの【設定】 > 【広告設定】 より、「60日間更新が無い場合」 の 「広告を表示しない」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て保存する。


×

この広告は1年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