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2月16日

可是他們活的很幸福!



有人說,相愛的人廝守在一起,連光陰都是美的。我想說這句話的人,一定是愛過,唯有愛過才可以深刻地體會到,那種擁有以及被擁有的甜蜜。仿佛山川草木都有了情感,每寸肌膚都可以在清風朗月下舒展。愛的時候,升降桌會發覺自己是最幸福的人,粗衣素布也秀麗,淡飯清茶也溫馨。——題記

她年輕的時候,美麗且純真,一頭烏黑的秀髮,額頭一排小扇子般齊齊的留海,一笑兩個深深的梨窩,一朵花明媚的開在臉上。

追求者數不勝數,富家公子,企業高管,豪門大亨,當然也不乏默默無聞的小流之輩,踏破了她家的門檻。可是,這些人沒有動她半點芳心,她的意中人是一個廚子,談不上帥,一臉的憨厚老實。父母大人是萬般的不同意,可是她喜歡。最後,終是她贏了,鑼鼓喧天,嗩呐陣陣,洞房裡,紅燭搖曳,廚子迎娶了她。

婚後,她過的並不富裕,家裡還有一個癱瘓的老娘,廚子在外拼搏,養家糊口,她在家裡照顧老娘。俏麗秀美的面容漸漸的光澤不再,細膩白皙的雙手也變得粗糙不堪。旁人眼裡,她是不幸的,沒嫁入豪門,還得給癱瘓的老娘當使喚丫頭。人們見了總不免可憐她。可是,她的臉上永遠笑呵呵的,見了人就親切的打招呼,家裡養著雞鴨,還有三口人的莊稼地照料著,她走起路來風風火火的,看不到半點落魄人的滯氣。她的微笑,升降桌是藍天上掛著的一輪溫暖的太陽。

有一次,和少時的好姐妹湊到一塊,高雅大氣的酒樓裡,她坐在其中,粗陋的衣衫,素面朝天,是一簇簇繁花招展中的狗尾巴草。 三個女人一台戲,那十個女人就是一部電視連續劇了。比房子,比車子,比丈夫,好不熱鬧。閒暇之餘,她們會用憐憫的眼光打量著她:娟,不要活的太累,有困難的話跟我們說哈!她微笑著不語,只靜靜的聆聽。

曲終人散時,一個身影佇立在店門口的木槿樹下,風一過,繁花簌簌落下,點點涼意,已是秋了。她笑著迎了上去:你怎麼來了?幹嘛不進去?他手裡捧著一個毛巾裹著的搪瓷缸,瘢痕累累的,嘿嘿笑著:呵呵,沒什麼的,就來了一會兒!這是給你熬的山藥糯米紅棗粥,你的胃不好,天又涼,快趁熱喝了吧。那一刻她笑的好美,如一朵綻放的薔薇花!

沒有人知曉,她胃不好,他就天天給她煲養胃粥。她身體寒,手腳冰涼,冬天裡,他就提前給她暖好被窩,夜夜摟著她的腳睡。她怕黑,經常失眠,他就天天哄她睡著了,自己才會睡。她得眼疾,反反復複一年有餘,他守在病床前呵護她如新生的嬰孩,如新nuskin產品在她面前只是笑呵呵,背過身去偷偷抹淚。這些真的沒有人知曉!可是他們活的很幸福!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愛情不是找來的,而是守來的。愛情是共得了患難,同得了甘苦,是你若不離不齊,我必生死相依。愛情啊,是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有人說,相愛的人廝守在一起,連光陰都是美的。我想說這句話的人,一定是愛過,唯有愛過才可以深刻地體會到,那種擁有以及被擁有的甜蜜。康泰領隊仿佛山川草木都有了情感,每寸肌膚都可以在清風朗月下舒展。愛的時候,會發覺自己是最幸福的人,粗衣素布也秀麗,淡飯清茶也溫馨。
posted by 膩膩 at 12:10| Comment(0) | example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5年02月09日

永遠的保留下去


思念,是美麗的,往日的瞬間,一幕幕的在腦海裏回放,時而浪漫,時而苦澀,時而感動,時而美麗……

——題記

他好像是一朵花兒,自由的飄散,時而起,時而落……

那一年,春雨,細膩,落下時,悄無聲息。

還是如同往常一樣,剛起身的我,又是在鏡子前照來照去,整了整衣服,又梳了梳頭發,不緊不慢的,這安靜,祥和的境界,久不了。如新集團一個突如其來的電話,打破了,這種境界,電話那頭,你開始說話了,你的聲音讓我聽起來,有那麼一點點的害怕,我懵了,電話那頭的你說,你,要走了,想見我最後一面,我的手松開了,電話,落地了,你,不說話了,只是微微聽見,嘀嘀,嘀滴的聲音。我趕忙背上你當年送給我的包包,帶上了,你為我精心挑選了一個星期的白色圍巾,還和以前的我一樣,沒有變。

我不顧一切的飛奔,淚水漸漸落了下了,風狠狠的刺痛了眼睛,我停下來了,此時此刻的我,不知該往哪里走,也許,在晚一點就永遠也見不到你了。我只好無奈的蹲在路邊,任憑風的猛撞。卻不知,你一直都在我的身後,直到,我裝上了欄杆,才又一次聽見了你的笑聲,我趕忙回頭,只看見你,又是,雙手插在褲兜裏,和當初一樣,你永遠都不忘,裝酷。

“怎麼了啊?我的好妹妹”不知為何,聽你的聲音裏,帶點悲傷,帶點無奈,帶點不舍,帶點溫柔。

“你真的要走啊?”我的聲音有點顫抖。

“怎麼可能呢,我還沒見到我妹妹最好一面呢,我怎麼捨得走呢。”

“不走行嗎?”

我只好這樣無奈的請求你。你不說話了,我,哭了。

那一天,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你帶著我,去吃了,我最喜歡的巧克力口味的,冰激淩,帶我去遊樂園,如新集團陪我玩了,我最喜歡的旋轉木馬。

你牽著我,走在前面,我在後面,望著你的背影,你比我高好多,我總是想像,你的眼中,比我高的個頭,視野,有什麼不同。我緊緊的拉著你,不敢鬆懈一點,因為,我害怕,我如果一旦鬆懈了,你就會走。即使,心與心貼的在進,也敵不過時間

就一直是這樣,我,把你送到機場,我又一次落淚了。

你走前,緊緊的抱住了我,那一次,我第一次,在你的肩膀上痛哭,好想,一直都這樣,一直停在這哪怕是一秒鐘的時間裏。“我們,還會再見面嗎?”“會的,一定會的,我回來時,第一個就來找你好嗎,到時候,我在帶你去吃冰激淩,我們去坐摩天輪,好嗎,放心吧,我不會忘記你的。”其實,你忘不忘記我,都無所謂,我只是要讓你快樂,就好了。你替我,抹去眼淚,但你,cellmax 團購卻不知道,你抹去的並不是我的眼淚,而是,增加了,我對你的不舍,是我心上的痛。

你走了,我的心,寂寞了,看著你,漸漸遠行的背影,我的心,涼了,我頓時覺得若無所失。

你走了,我也就隨著你一樣,走了,我學你,把手插到褲兜裏去,才知道,你給我留下了,那最後一點記憶。你給我留了字條,上面有這麼一句話:“我永遠都不會忘記你的,想再次看見你的笑,每次,你笑時,我所有的煩惱都煙消雲散了,我所有的痛苦,也都消失了,永遠愛你的哥哥,你永遠的守護神。”

我又一次落淚了,淚水,滴答,滴答的打在紙上,他垂落了,和我的心一樣。

曾經,有一朵花兒,在我心裏最柔弱的地方,給了我,無盡的歡樂,他曾經,陪著我開心,陪著我笑,陪著我哭,陪著我難過……

在最後,我選擇了放棄,這朵花兒,我想讓他飄落人間,nu skin 如新讓他在我心裏最柔弱的地方,永遠的保留下去……
posted by 膩膩 at 13:20| Comment(0) | 記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5年02月02日

無法抵擋的滄桑


夜很美,風很柔軟,而我,一直不好不壞的過著每一天。時間磨去了所有的棱角,讓我變得更加安於現狀。好與不好,於你,無關緊要,於我,升降桌也不過如此。

——題記

夜,悄然降臨,結束了一天的疲憊。窗外,小孩兒們嬉笑追逐的的聲音,為寧靜的夜添加了色彩。安靜的坐在遺忘的時間裡,聽著窗外小孩兒們稚嫩的童音,思緒不覺而然的飄遠。眺望窗外,感受著風的撫摸,突然覺得人有時候是多麼的可笑,小時候盼著長大,以為長大了就沒有了約束,如今,長大了卻又想回到小時候,只為追尋兒時那一份童真。

不知是時光越老,人心越淡,亦或是自己的心早已在流年裡先行老去,老的失去了曾經的激情和對事物的熱度。更多時候,只想守著一方安靜的小天地,倚一扇閑窗,看看書,聽聽音樂,亦或是放空自己,將心擱淺在觸摸不到的地方。

往事如煙,風起風離,也不過是眨眼的瞬間。一詞一句,不過是倒退的影像。不想去看,電腦椅卻也刪除不掉。

人生就如旅行,會邂逅很多的人,遇見很多的風景。而正是這些邂逅和遇見,拼湊了無法抹去的過往。總有一段記憶,不再提起,卻深埋在心裡。總有一個人,是你無法言語的痛,總有一處風景,是你無法忘卻的美麗。邂逅再美,也會如流水落花般,各奔東西。人生若只如初見,不過是在傷痛過後覺悟,虛渺至極。

曾經信誓旦旦的言語,相濡以沫的眼神,在時間的沖刷下,早已化作塵埃。曾經說好的執子之手,約好的與子皆老,也在距離的更變中,如同泡沫,無隱無蹤。許多時候,相見,不如懷念,再見,再也不見。

曾經固執的以為,美好的時光會永遠的駐紮在生命裡,時光不老,緣分亦不會散去,成長桌卻忽視了生命的行程中總會有許多無法預知的風雨,無法抵擋的滄桑。

曾經再美,也只能回味。許多緣分,若無法抓住,不如微笑放手。多年後,不管是深深銘記,還是相忘於江湖,相信,經歷過,便不留遺憾。

我們都不過是途徑歲月長河的匆匆過客,沒有誰能執守著一份永恆不變的諾言,也沒有誰能永遠的陪伴在誰的身邊,誰也不是誰的誰。而那些漸漸遠走的往事,不如交付於歲月,交付於流年。有些人,終是相見不如懷念,有些事,就讓它在歲月中慢慢風乾,cellmax 團購與其守著一段無法拾取的過往作繭自縛,不如微笑如初,相忘江湖。
posted by 膩膩 at 12:15| Comment(0) | Life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広告


こ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がされております。

以下のいずれかの方法で非表示に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す。

・記事の投稿、編集をおこなう
・マイブログの【設定】 > 【広告設定】 より、「60日間更新が無い場合」 の 「広告を表示しない」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て保存する。


×

この広告は1年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